[国内新闻]将军盐田陷光电开发危机,国际濒危候鸟恐失栖地,爱台洋女婿唿吁:毁掉生态界101,台湾会后悔

人气195
wetland- 国内湿地新闻| 2020-10-25 14:09:31

资讯来源: https://www.newsmarket.com.tw/blog/140316/

重要生态热区台南将军盐田深陷光电危机!世界濒危的诺氏鹬、琵嘴鹬每年从西伯利亚飞行数千公里抵达台湾,牠们又累又饿,幸好有台南将军盐滩地提供丰衣足食,来年春天,个个羽毛繁茂光润飞回北方繁殖。

珍贵的将军盐田现在却被光电业者看上,深耕台湾生态的洋女婿理查为候鸟请命,盼政府为候鸟留下一块餐盘。他比喻,「将军盐田有如候鸟界101大楼,是台湾生态的指标,」毁掉一定会后悔。

开发商韦能公司坦承确有开发构想,以「环境共生与生态平衡」为目标,提出光电开发计画。环团则声明,将军盐田生态极度敏感,盼韦能公司主动撤案。

理查:将军盐田堪比生态界的101,把生态指标毁掉,台湾会后悔

这块盐田位于台61线将军交流道下方,面积近两百公顷,紧邻知名的青鲲鯓、马沙沟景点。盐田因为长期闲置已自然復育为人工湿地,如今却传出光电公司欲进场开发危机。

将军盐田空照图(摄影/和风)

理查(Richard Foster)是台湾女婿,来台湾十多年,喜爱野外生态的他,成为赏鸟嚮导,专门带欧美人士来台赏鸟感受台湾生态之美。他两年前曾经拍摄怪手入侵布袋盐田,揭开光电与候鸟的溼地争夺战,引发舆论喧腾一时。这次他再度得知重要栖地面临开发危机,对于光电屡屡入侵候鸟餐盘,他感到非常挫折沮丧,不知该如何再为台湾生态辩护。

理查感性表示:「每年来自阿拉斯加与西伯利亚的候鸟,飞越数千公里来到台湾,刚到时瘦巴巴又饿又脏,陌生的环境十分害怕易受惊吓。经过冬天在湿地的调养,个个羽毛繁茂光润,才有力气飞回北方继续下一个繁殖季。」

理查认为,如果盐田被开发设置光电板,这些候鸟将不会接近,也不会在光电板底下栖息。「海岸佈满消波块、浅水的溼地渔塭被开发越来越多光电板,候鸟的餐盘越来越少,找不到充足的食物,牠们就会在飞行途中饿死。」

「这里有国际濒危的诺氏鹬跟琵嘴鹬,重要性无可取代,好比101大楼,是台湾生态形象的地标。无法想像台湾会把这么重要的地方毁掉。」理查每年接待数十团生态旅客来台,指定到将军盐田,只为看一眼诺氏鹬跟琵嘴鹬,无法相信未来可能要带人来看光电板。

理查认为,将军盐田是台湾生态的指标,地位有如101,如果被开发掉,台湾一定会后悔。(摄影/林吉洋)

光电好赚归财团,高龄农村盼续留生态,给农村一条活路

同样气愤的还有邻接开发地点的七股顶山里里长陈博静。他说,顶山歷史上以晒盐为业,台盐转型后盐田荒废,直接导致顶山没落。如今盐田不断释出给光电业者,看在他眼里很不是滋味:「盐田以前都是祖先的晒盐场,日本时代被强制徵收,国民政府来就变台盐的,现在又要让财团盖光电板,都没有来问过我们作何感想?」

陈里长苦笑着说,「光电当然是好赚啦,不过都是财团跟都市人赚走,跟我们无关。像我们这种老化的乡下,出路就像高美湿地一样,把生态顾好假日还有人会来走走,可以兼顾经济跟环境。」顶山四面是黑面琵鹭热区,专门设有赏鸟的「小木屋」,每到假日吸引不少亲子人潮来到顶山追黑面琵鹭。

看到南边七股台糖造林地被中兴电工砍去200公顷,村子东北角也已经有台电的光电案场,他摆出苦瓜脸说:「土地留着,农渔业还有希望,产业还可能回来。土地都拿去盖光电,直接导致产业断层,年轻人想回来养鱼找不到土地,以后农渔村怎么振兴?」陈里长口口声声说要带人去抗议,但是看着满村老人,也只能大唿无奈。

顶山里长陈博静,岁过50的他,已经是顶山村少数的年轻世代,为村庄邻近盐田开发光电流失而焦虑不已。(摄影/林吉洋)

鸟会:濒危候鸟的度冬栖地,若盖上光电板重创台湾生态形象

「黑面琵鹭的保育等级是濒危(EN,Endangered),黑琵受到关注,数量逐年提升至4000到5000只。诺氏鹬和琵嘴鹬比黑琵处境更危险,牠们的度冬栖地就在将军盐田。若将这块重要栖地盖上太阳能板,对台湾国际形象将是很大伤害。」台南鸟会理事长潘致远说明将军盐田开发光电的严重性。

潘致远解释,「同样属于濒危(EN)的诺氏鹬全球数量仅有600至1300只,而且急速减少,琵嘴鹬更是全球极危(CR,Critically Endangered)鸟种,全球估计仅有240-456只,接近灭绝。」这两种娇客,夏季繁殖于西伯利亚,冬季南迁到台湾、东南亚滨海湿地度冬。将军盐田是极少数稳定度冬地之一。

「若不是面临开发危机,鸟会其实不愿意珍贵的栖地曝光,情愿让这块溼地继续安静保持低调,避免候鸟受到干扰。」潘致远难掩失望地说。

韦能公司:确有开发计画,从未忽视环境共生与生态平衡

记者向韦能公司求证,对方确实正在规划将军盐田开发光电。该公司回函解释,「目前已委请专业团队进行长期监测,并与崑山科大翁义聪教授研议规划,依据生态调查及检核显示之环境因素,提出因应计划。包括设立生态保留区,达到符合该地生态物种及栖息环境等功能维护。」

韦能强调,该公司在发展绿色能源过程中,从未忽视环境共生及生态平衡,该公司具备的全球经验,不仅以尊重在地居民、生态保育为理念,更兼顾环境、社会、经济三个面向,协助推动台湾绿能政策目标。

韦能在嘉义布袋湿地开发光电曾引发生态争议,后来提出保育计画及划设保护区等方式与生态团体达成协议。韦能似有意复制布袋的成功经验,说服反对意见。韦能表示,近期已规划在台南将军区召开座谈会,说明本案规划,期待更深入交流收集各方意见得出共识。

环团:绝对无法坐视将军盐田遭开发,盼韦能主动撤案,迴避生态敏感区

地球公民基金会主任蔡卉荀指出,2017年嘉义布袋盐田发生光电开发生态热区时,经过民间与业者、政府三方多次沟通,业者愿退让开发范围,改採「设置保留区」、「定期监测」、提出「生态补偿」等办法,当时她认为韦能公司尊重生态,愿意妥协值得称许。

「不过当时民间强力建言,光电开发须避开生态热区,后来农委会已委託特生中心盘点西南沿海生态热点。因此,将军盐田经过盘点,属『不适开发,生态保育优先』,韦能不应认为能比照布袋模式。」蔡卉荀表示。

对环团而言,布袋光电争议当时并未盘点生态热区,考虑到厂商已经启动计画,只好退而求其次,採取生态、光电、社区多方共赢的做法。「然而将军盐田生态敏感性更脆弱,有重要保育物种诺氏鹬跟琵嘴鹬。」蔡卉荀强硬表示,「若业者坚持开发,环团绝对不会同意。」

将军、七股盐田生态争议地点图。(特生中心提供生态热点区域,记者自行标註)

蔡卉荀解释,「依照生态多样性补偿的观念,厂商应依序採取:(一)迴避,(二)缩小规模,(三)减轻影响,最后才是(四)生态补偿作法。像将军盐田的情况,厂商应该直接迴避,而不是把所有敏感区都视为可以採取补偿做法来进行开发。」

未料,现在已经公布生态热区,韦能公司还想以布袋模式比照办理意欲强势开发,再次挑起绿能开发与环境生态两难的艰困处境。

生态专家遗憾:生态热点毫无法律保护效力,盼政府退回开发案

令人困惑的是光电公司既已知将军盐田属生态热区,为何仍可列入开发标的?负责盘点台61沿线水鸟生态的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员黄书彦表示,「很遗憾,除非是国家级湿地或者保护区,生态热区的定义目前仍不具任何法律保护效果。」

黄书彦强调,「企业虽然提出保留区、生态补偿的开发方案。但是将军盐田整块都是重要栖地,你破坏一半保留一半其实已经没有意义。」他指出,「遇到真正敏感的生态热区,应该优先採取迴避、保存最高的生态效益,而非将生态补偿、画设保留区的手段,做为无差别开发的依据。」

作为长期监测西南滨海线的生态专家,黄书彦认为光电公司提出的开发手段并无法达成所谓的「共生共荣」,最理想的生态保育方式,仍是保留将军盐田现状。

台南市政府:期待光电开发避免生态争议

早在2017年5月,台电公司就曾经申请开发将军盐田,在行政院再生能源检讨会议上,生态团体强烈主张要求能源局审核光电必须优先排除生态热点,这项要求被视为生态界接受光电开发的共识,案件也被退回。如今韦能公司却再次申请同一地点开发光电,环团及生态界相当忧心政府能否遵循当初的承诺。

对此,台南市政府经发局能源科长郭坤助表示,获悉该厂商有构想正在进行相关的申请程序,不过官方立场原则上是希望厂商尽量避免引发生态争议,然而实际的结果,还必须等业者申请送件才能了解规画案,进行实质审查。

顶山村东北角的盐田,已经由台电开发为光电案场。(摄影/和风)

洋女婿爱台湾也爱候鸟,为台湾鸟会在国际发声,唿吁珍爱岛屿生命

在台湾接待国际生态旅客,理查深知台湾吸引欧美人士的地方,不是在夜市或者波霸奶茶,「对国际旅客而言,生态环境比天灯跟珍奶更重要,因为外国人没有这种夜市文化的背景,但是生态却是共同价值,可以不需要语言跟文化。」作为一个异乡人,他仍然谨慎,不愿轻易批评对这块深爱的土地。

「台湾从高山到海边只要两个多小时,南北候鸟的必经之地,地理复杂性让台湾生态非常丰富。对于温带的欧洲人而言,来台湾一次能看到的鸟种非常多,来一趟总是满载而归。」理查解释。

除了赏鸟外,理查导览时也会刻意安插许多「惊喜」,例如安排南鲲鯓代天府休息,让外国朋友惊艷于台湾缤纷多样的阵头文化。他也尽力做国民外交,介绍台湾蓬勃的NGO发展。在他眼中,「台湾鸟会发展得很好,完全属于民间、不需政府管理。台湾鸟会发展成熟度堪称亚洲首屈一指,不逊于日本。」

9月25日当台湾鸟会遭到国际鸟盟除名的时候,理查第一时间以推特反应,痛批国际鸟盟因中国政治干涉而开除台湾的悲剧行为,透过许多来访台湾的欧洲鸟友转发,甚至引发英国《卫报》、《泰晤士》报的关注报导。

来台湾十数年,当记者问到他的自我认同,他摇摇头不愿回答,只是说「台湾人真的很幸福,能够生活在这块土地上,你们知道吗?」。他说「人类不能太自私,应要留一块小地方给其他物种的生活。」

来自北爱尔兰的他,曾经经歷北爱问题引发的内战与政治纷扰,深深同理台湾地位问题,愿意为台发声。但是对他而言「来自哪里」并不是最重要的,更重要的是,有没有珍惜对待这块美丽岛屿与生命。

对于将军盐田的危机,他严肃地说:「管理这块土地的人必须学习,知道生态资产对于台湾的重要性。如果这里被开发,台湾有一天会后悔。」现在这块土地管理权移拨到国有财产署,鸟友私下透露,国产署或许根本不知道这些国有土地的生态价值。

人气195

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add to Google Buzz